翰文石象 首页 l 门户 学生交流馆 查看内容

当今建筑为谁服务?

2022-9-4 11:47| 发布者: hwenxiang| 查看: 540| 评论: 0

摘要: 1969 年,一个由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组成的组织“The Architects' Resistance”(TAR)发表了一篇宣言《建筑:为谁服务?》。通过宣言的发表,这个小组试图将建筑实践置于教学环境之外更广阔 ...

1969 年,一个由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组成的组织“The Architects' Resistance”(TAR)发表了一篇宣言《建筑:为谁服务?》通过宣言的发表,这个小组试图将建筑实践置于教学环境之外更广阔的经济、社会和环境背景中。在短短两页半的篇幅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强有力的号召——要求重新建立更具有社会性和环保意识的建筑。宣言毫无保留地谴责了建筑在这些年里扮演的角色,即服务于强权的实践,并补充说到:“建筑师对这一系统的顺应,始于他们相信自己拥有大众无法获得的特殊技能与知识”。

在这篇文本中,TAR 小组还解释道,这种夸张的立场被“只有建筑师知道那些特殊知识”的想法强化,这使他们忽视了职业背后的真正价值,并始终受这种想法的影响。这样的结果是,建筑师避免了承担在社会中应扮演的角色——城市与建筑居住者的盟友,而非救世主。




20世纪70年代

建筑:为谁服务?

让我们回顾一下时代背景,上世纪 70 年代末民间运动频发:反越南战争抗议、由美国黑豹党领导的反系统性种族歧视运动等,许多国家还爆发了抗议,要求政府正视全球性的资本主义引发的环境危机。

在 1970 年 4 月 23 日,《建筑:为谁服务?》出版一年后,仅在美国就爆发了超 2000 万人聚集的示威活动。人们以“拯救我们的星球”为口号,强烈呼吁即可采取行动保护地球环境,并创立了我们熟知的地球日。由于这次运动广泛涉及社会、政治及经济等领域,除了 TAR 小组的发声谴责,其他业内人士同样在这些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例如,在第一次“拯救我们的星球”运动中,建筑师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设计了一套邮票并印刷了 1.75 亿枚,来宣传严重的全球污染问题。他还与艺术家罗伊·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乔治娅·奥·吉弗(GeorgiaO'Keefe)、爱德华·史泰钦(Edward Steichen)、欧内斯特·特洛瓦(ErnestTrova)和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合作,共同创作了一系列海报作品,主题为呼吁人们保护水源、空气、野生动物、城市以及我们自己。

 Holli | Shutterstock  




20世纪80年代

新自由主义对建筑的影响

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由美国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领导的新自由主义的到来,建筑学激进的一面逐渐被遗忘。事实上,建筑产业完整地参与了经济增长、私人利益和个人主义的无休止竞争,这是那个年代的经济特征,同时推动了整个行业向社会发展做出承诺。这样的例子同样发生在欧洲,例如在意大利,由建筑学者吉卡洛·德·卡洛(Giancarlo De Carlo)推广的参与模式,还有 1968 年至 1975 年在南美洲建立的“乌拉圭互助合作社”等等。

1973年10月在特尔尼的Galleria Poliantea举办的第二次展览上展出的第5类型的实物模型的照片  Università Iuav di Venezia, Archivio Progetti, fund Giancarlo De Carlo

Nuovo Villaggio Matteotti 社会住房一层平面图  Università Iuav di Venezia, Archivio Progetti, fund Giancarlo De Carlo

重要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新自由主义不仅改变了建筑产业,大学的角色也因此发生了转变,直接导致了知识的私有化,社会运动者弗朗克·“比弗”·贝拉迪(Franco 'Bifo' Berardi)在 2012 年发表的诗歌《起义:诗歌与经济》(The Uprising: On Poetry and Finance)中描述道:“将研究向利益和经济竞争低头”。从那时起,包括建筑学院在内的院校一直在这个私有系统中,而难以对我们社会中的复杂情况作出回应。

College del Colle学生宿舍 / Giancarlo de Carlo  Università Iuav di Venezia, Archivio Progetti, fund Giancarlo De Carlo

College del Colle学生宿舍 / Giancarlo de Carlo  ZHdK Archive

College del Colle学生宿舍 / Giancarlo de Carlo  Cesare Colombo.




21世纪的现在

变革时代重新审视建筑的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质问建筑是否还在为当今社会服务是很有道理的。这个问题并不像它看起来一样那么简单。想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先自问:如何理解“社会”?或许最好的方法是舍弃所有传统视角,而通过一个全新的视角来看待我们身边的城市以及多样的物种和环境,例如树木与风、起舞的枯叶、鸟类与蚂蚁,有时还有野猪;我们还要探讨监控摄像头、电磁波、声音(我们喜欢的声音如鸟鸣,或是我们讨厌的噪音)。



01

为城市空间服务

在 Katayoun Arian 发表的《Queeringthe City: una sonorientación》中,她提出了“酷儿政治生态学”,这一概念中的“酷儿”集合了所有复杂性,可以包含所有种族、性取向、性别、社会阶层和语言,是一种打破所有分类的生态。正如 José María Torres 所描述的:“这座城市是一个政治空间,充满了不同的身体、性取向,新的处于变化中的物质,它们有时互相争执,有时和好如初。”

 Ted Eytan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Ted Eytan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龙岩工人文化宫 / 天津华汇

龙岩工人文化宫通过首层架空和上部建筑的“镂空”处理,消解了建筑的体量。一层架空将空间归还给城市和街道,成为市民日常驻足的“广场”空间。上部完整的体量被大量的半室外空间打破,以不同尺度和位置的露台的形式,成为职工的交流场所和室内功能的延伸。上部露台和低层架空相呼应,二者通过各种路径相联,创造了一个连续平等的空间。

存在建筑摄影

存在建筑摄影

存在建筑摄影



齐贤下方桥城市书房 / 以靠建筑

书房建成后,大台阶成为水街居民日常纳凉、相聚的好去处。台阶作为室内阅读空间到室外公共广场的过渡,台阶之上的大屋顶强调了这部分空间作为书房内部空间的延伸而存在。白天这里是水街的公共客厅,到了周末傍晚,镇政府会在此播放露天电影,居民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以城市书房为背景的社区公共电影院。

 章勇

 章勇

 章勇



通州新潞运河创意园区 / 普罗建筑

建筑师通过设计一座贯穿园区的城市之桥,将园区靠近住宅小区的入口与运河岸边的入口直接相连,这座桥就会被识别为城市的公共体系。由此也带来的效应是,整个园区反而成为桥的背景内容,成为城市中自然与人工的过渡空间,一处自然而然的不突兀的城市场所,自然的消解了由封闭性所带来的排他性的负面效果。而桥本身则是园区内外人员所关注的景观艺术品。这种双向的识别,创造了有趣的二元关系。通过这种策略化与轻量化的局部景观设计介入,一个动作实现之前所不具有的城市性,实现真正意义的城市更新。

 夏至

夏至

夏至



花房驿站 / 同济原作设计工作室

花房驿站用核心体量+空间网架的结构体系,形成大跨度的开放式空间。室内室外空间一体化,让人们的适用范围不再局限于固定的建筑边界。立体的流线,模糊了层间的关系。用楼梯串联不同高度的平台,为人们提供自由选择的游览路线,由上到下,由内到外畅通无阻。

 樊婕

樊婕

 樊婕



02

为多样化人居服务

柯布西耶在《走向新建筑》第二版序言中说道:“现代的建筑要关心住宅,为普通而平常的人使用而平常的住宅。它任凭宫殿倒塌,这是时代的标志。”人人都应该享有安居的权利,但即使在科技经济发展如此迅速的当代,居住问题仍然困扰着无数的普通人,从城市士绅化所带来的居住难题、社会住房的设计以及贫困地区的居住条件改善,都是仍然需要被建筑师关注的社会课题。

 Suyin Chia

 99 Percent Invisible



巴黎UNIC / MAD 建筑事务所

Clichy-Batignolles 位于巴黎西北部,曾经是铁路车站附属用地,20 世纪 70 年代开始逐渐被废弃,地块之间相互脱节,绿地稀缺。这里同时也是巴黎最多元的的城区之一。区内不再是巴黎常见的豪斯曼式公寓模式的建筑,而是由本地建筑师与国际建筑师在赢得国际竞赛后,联合规划设计而成的新型建筑群。法院大楼、警察局、商业、办公、文化娱乐及公共设施等新型建筑为社区带来了新的面貌和活力。另外,3400 个居住单元在这里被分为三类:50%为社会住房、30%为市价出售的私人住宅、20%为豪华住宅,混合容纳着不同背景和阶层的市民。

 Jared Chulski

 Jared Ch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